衢州执法局

首页
> 工作动态 > 法治动态

[他山之石]某城管局行政强制措施违法

信息来源:市执法局     发布日期:2021-02-10     

   【案情简介】

2018年9月11日,珠海市某城管局执法人员现场检查发现唐某(原告)在己有房屋外侧加建铁支架玻璃棚及落地玻璃构筑物,并在房屋内墙体开洞两处。城管局要求唐某提供加建建筑物的建设许可证明,唐某不能提供,也无法提供相应佐证,城管局认为其行为违反了《珠海经济特区城乡规划条例》第四十九条及《住宅室内装饰装修管理办法》第五条之规定,告知其相关违法情况及权利义务,并制作《现场检查(勘验)笔录》及《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限其于2019912日下午17时前自行拆除,唐某拒绝签字,城管局对其留置送达。2018924日,城管局执法人员前往现场,发现唐某已将玻璃棚拆除,房间内开洞墙体两处已补,但落地玻璃构筑物仍未拆除。20181017日,城管局执法人员再次前往现场,发现搭建的玻璃构筑物仍未拆除,现场还有施工人员。20181023日,城管局向珠海水务环境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务公司)发函,指出唐某的违法行为并要求水务公司收到函件后停供唐某房屋施工用水。2018118日,城管局对唐某采取停供用水的行政强制措施。唐某对城管局的行政行为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请求:

1、判令城管局通知水务公司对唐某房屋实施停水的行政行为违法;

2、判令城管局赔偿唐某因停水造成的租金损失合计人民币6000元。

判决结果

1、确认城管局对唐某的房屋实施停水的行政强制措施违法;

2、驳回唐某的行政赔偿请求。

分析与提示

1、法院判决城管局停水的行政强制措施违法的理由为:城管局向唐某送达《行政强制措施现场笔录》时,当事人拒签,见证人为水务公司员工,而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见证人应当为受送达居住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及受送达人所在单位的工作人员,故城管局实施的行政行为程序违法。

行政程序的正当性要求行政法律关系双方主体都必须依法定程序作出行为。程序必须用法律形式进行规范化、系统化,要符合法律要求。行政程序必须贯穿法治精神,实行依法行政。

提示:

首先,根据《珠海经济特区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条例》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对正在进行的违法建设行为或者住宅室内违法装饰装修行为,城管局有权责令当事人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改正;当事人拒绝的,有权通知供电供水部门停供施工用电用水、强制拆除等措施。

另外,行政诉讼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原则,行政机关对行政相对人做出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需要行政机关来举证证明,因此正当程序是行政行为合法的前提。法律程序是较为严谨、复杂的系统,法律行为的实施要严格遵守法律规定的程序,任何一个环节的缺漏和瑕疵都会造成整个程序的不合法。本案中,城管局履行了由两名执法人员实施、出示执法身份证件、通知当事人到场、当场告知当事人采取行政强制措施的理由、依据以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救济途径、制作现场笔录的法定程序,却因送达笔录所邀请的见证人身份不符合法律规定导致整个行政行为被法院判决不合法。

2、法院未支持唐某要求赔偿的诉讼请求,理由为:唐某对其赔偿请求的损失是否系直接损失及是否已经发生并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

提示:

在行政赔偿、补偿案件中,原告应当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本案中,唐某提交的证据中与赔偿主张有关的仅是来自“珠海租房网”的租房信息截图,并不能证明唐某将其房屋用于出租,也不能证明因停水使得房屋无法出租、无法收益,因此,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延伸:请求行政赔偿系基于合法权益受损所产生的权利,并不受行政行为合法与否的影响。即使行政强制措施或强制执行的行为违法,若被采取强制措施或强制执行的标的本身不合法,该行政行为也未对任何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产生损害,依法不能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