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执法局

首页
> 工作动态 > 法治动态

[他山之石] 通过强制拆除案看违法强拆

信息来源:市执法局     发布日期:2020-08-17     
【案情简介】

吴传某、吴家某家共有房屋六间,坐落于某县某镇吴某村吴某队72号,距离与224省道公路外沟边缘的间距为15.2米。某县城管执法局以“三边三线”治理为由,认为吴传某、吴家某在某镇薛某村违法建设,于2015年1月15日向吴传某、吴家某送达了《责令改正通知书》,责令二人自接到通知之日起至同年1月17日止,自行拆除违法建筑物。吴传某、吴家某认为其家中老宅并不属于违法建筑物,未自行拆除。同年1月26日,某县城管执法局和某镇政府集合了百余人,用大铲车强制拆除了吴传某、吴家某家的房屋。

【调查与处理】

吴传某、吴家某因不服某县城管执法局送达的《责令改正通知书》以及某县城管执法局、某镇政府的共同强拆行为,委托律师作为其一审代理人,起诉至某县人民法院。2015年12月7日,某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吴传某、吴家某的诉讼请求。一审判决下达后,吴传某、吴家某吴传某、吴家某不服,委托律师提出上诉。该县所在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后,分别于2015年11月4日、11月20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2015年12月7日,该县所在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撤销某县城管执法局作出的《责令改正通知书》,确认某镇人民政府及某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共同强制拆除吴传某、吴家某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

【法律分析】

(一)吴传某、吴家某家的六间老宅系合法建筑。违法建筑是指未经规划土地主管部门批准,未领取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临时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擅自建筑的建筑物和构筑物。而本案中,吴传某、吴家某被强制拆除的房屋系祖上四辈人所居住的祖宅,在《城乡规划法》颁布实施(2007年10月28日颁布,2008年1月1日实施)之前早已建成,该祖宅所在的土地也是吴传某、吴家某合法拥有使用权的宅基地。至于祖宅外面用来包装美化的彩钢瓦棚是应某镇政府“美化乡村、三边三线建设”要求,由某镇人民政府统一安排、指定专人于2014年4月28日实施搭建,并非吴传某、吴家某自行搭建,该事实某镇薛某村人人皆知。且上诉人吴传某年迈多病、卧床多年,根本无法下地实施彩钢瓦棚搭建行为。事实上,无论是吴传某、吴家某居住的祖宅,还是屋外包装美化的彩钢瓦棚,均非违法搭建,不属于违法建设。

(二)某县城管执法局、某镇政府作出的行政行为超越职权。一方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之规定,各行政区域内的城乡规划管理工作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负责,对于违法建设行为,有权责令限期拆除的行政机关是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而不是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某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下发《责令改正通知书》要求吴传某、吴家某限期拆除所谓“违法建设物”于法无据,超越职权。另一方面,依据《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八条规定,责令限期拆除而当事人逾期不拆除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责成有关部门采取强制拆除等措施,但某县城管执法局、某镇政府均未提供某县人民政府责成强制拆除的证据材料。同时,某镇政府一直强调吴传某、吴家某的房屋系危房,却没有提供关于吴传某、吴家某的房屋系危房鉴定报告等材料,甚至堂而皇之地称根据阜阳市关于“三线三边”暨农村环境综合治理工作的实施意见,可视范围内即可拆除,无需任何鉴定任何程序,与依法行政、合理行政的基本原则背道而驰。

(三)某县城管执法局、某镇政府作出的行政行为程序违法。首先,某县城管执法局、某镇政府未告知吴传某、吴家某依法享有陈述、申辩及提起复议、诉讼的权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八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强制,享有陈述权、申辩权,有权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但是本案中,某县城管执法局、某镇政府在对吴传某、吴家某房屋实施强制拆除过程中、在某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2015年1月15日下发的《责令改正通知书》中,均未依法告知吴传某、吴家某享有的陈述、申辩权利,也未依法告知吴传某、吴家某享有的向上级行政机关提起复议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法定权利和时限,严重违反了法律规定。其次,某县城管执法局、某镇政府拒绝听取吴传某、吴家某的陈述和申辩,也未给予吴传某、吴家某行使救济权利的合理时间。依据《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才可以依法强制拆除。而某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仅在2015年1月15日向吴传某、吴家某下发了限期拆除的《责令改正通知书》,既没有予以公告,也没有听取吴传某、吴家某家里人的陈述和申辩,更没有告知吴传某、吴家某可享有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力及时限;便在2013年1月26日与某镇人民政府一同实施强制拆除,时间间隔仅11天,这是对吴传某、吴家某享有的合法权利的剥夺。最后,某县城管执法局、某镇政府强制拆除吴传某、吴家某房屋的行为没有合法的行政决定作依据。某县城管执法局、某镇政府在拆除吴传某、吴家某房屋前,并未出具合法有效的行政决定,其强制拆除吴传某、吴家某房屋的行政行为没有任何依据。根据《行政强制法》规定,强制执行决定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并应当直接送达当事人。而本案中,吴传某、吴家某自始至终未收到《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或任何行政决定书。某县城管执法局、某镇政府以限期拆除的《责令改正通知书》代替行政强制决定的行为,违背了正当程序原则,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四)某县城管执法局、某镇政府未履行举证责任。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证据。某县城管执法局、某镇政府在本案中均未能提出充分证明证明其行政行为合法、程序正当,则其行政行为违法的事实完全可以予以认定。

综合考虑本案的事实情况和全部在案证据,二审法院判决撤销原判,撤销某县城管执法局作出的《责令改正通知书》,确认某镇人民政府及某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共同强制拆除吴传某、吴家某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

【典型意义】

某县某镇人民政府、某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强制拆除案是一堂生动的全民法治课。该案典型意义在于:

一是全面督促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合理行政。宪法赋予国家行政机关极其广泛的权力范围,几乎涉及社会的各个角落。行政权力也是最难制约的,行政权与立法权和司法权不同,可以为被管理者设定义务,可以独立实施行政处罚,在管理中具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被滥用的可能性大。因此,行政行为不但要求内容合法,还需要做到程序合法、行为适度。而本案正是用司法判决的形式落实了“依法行政、程序正当”行政原则,起到督促和纠错的作用。

二是为公众在违法行政行为面前依法维护权利指出了一条明路。虽然国家三令五申禁止违法强拆,但是许多地方政府仍明知违法而依然强拆。对于违法强拆,法律仍然为被强拆户提供了充足有效的救济途径,关键在于如何正确加以利用。现实中,许多被强拆户由于法律意识不足,在遭遇违法强拆后,一味上访,甚至错过了法律维权的时机。有的被强拆户则自己启动法律程序,但是由于法律知识有限、实务经验匮乏,往往也难以对违法强拆行为进行精准有效的打击。因此,老百姓遇到该类问题时,更应该寻求法律专业人士的帮助,利用司法程序维护自己的权利。三是让公众对于行政机关的进行行政行为的法律问题有了更理性的认识,彰显了司法权威和公正。

本案的意义主要在于让公众了解到,要让地方政府的强拆行为在法律上被否定,一方面这需要公民个体的主动维权,虽然居民个体相对于地方政府处于弱势地位,但这并不代表着可以主动放弃权利;另一方面,“强拆被确认行为违法、政府败诉”离不开法院的公正判决。综上所述,法院的这一判例,无疑具有警示的意义,增强了法治宣传教育的实际效果,使公众对案件事实及相关法律问题有了更理性的认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